不咕的笔不是好键盘

哟!熊嘚~
既然能看到这句话,说明你在翻我主页辣
我这个人可能有点护崽子,但真的非常好说话哒(大概)
时常痛恨自己的手—为什么这么蠢?!
但我媳妇比我棒多了~
是fawn~她超棒!!!
嗯哼,好吧我还懒
不过我jo得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支持了哇。
我会加油努力产出好的作品来的~
对你也对我说句加油(ง •̀_•́)ง

这里是个试图反杀但失败的沙雕
啊!鹿崽为什么这么可爱!!!
吐血身亡
算了算了,互撩失败,回去再练几百年~
@FAWN鹿仔
啊!爱情!使我灵感暴增~

【ut/au】论校园生活总会被爱情攻陷①

*校园au

*cp有,tag上写~

*伪全员

可以接受的往下翻吧~

众所周知,classic是个懒家伙。

上课时睡觉,下课时睡觉,吃饭时……咳,抱歉,这就不知道了,他总是跑得最快。

总而言之,他就是一个啥也不干,但成绩就是好的一批的人。

啊~真是嫉妒啊~

fell这样撑着头看着坐在他左上方的classic,懒懒的想。

好吧,也不是闲的没事,fell现在正在被作业奴役着,这上面的勾股定理快把他逼疯了。

所以……现在想要帮手了。

fell站起来一只手“砰”的一声拍在classic的桌子上“喂!你个书呆子,帮我写作业!”

周围人都没有出声,或者是不敢出声。

是的,不敢出声,原因在于……fell是个校霸之一。没错,之一,其他人,让我们以后慢慢道来。

如果是其他人,被这么一吓绝对哆哆嗦嗦接过作业本,小心翼翼开笔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冒犯了这位大爷,被拉到小角落揍。

但classic不是一般人,fell这么重的一拍,竟然也没有吵醒他。

fell看这人没有回应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他一把抓住classic的衣领,将脸凑得极近,刚想大吼,却没想到classic因为自身重心,向fell倒去。

好巧不巧,嘴磕一起了。

挺痛的。

所以classic醒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没人说话。

……

在这美妙的校园中,一声怒吼打破了这份宁静。

“wdnmd——!!!”

……

远处小卖部。

听到叫声的murder抬起头,仔细想了想,最后掏出手机在“邪骨团矮子群”发了消息。

murder:我听这叫声似曾相识,回声嘹亮,看来是fell踢到铁板了。

killer:……嘿疯子,你的人设是不是崩了?

murder:……

murder:管好你自己吧,反正fell踢到铁板了,就跟之前我和他干架一样。

killer:我也。

cross:我也。

nightmare:……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也。

horror……只要别再抢我肉。

killer:哦豁,万年潜水党来了?

horror:要你寡。

killer:你从哪学的这玩意?

horror:雨女无瓜。

killer:……

nightmare:行了行了,闭嘴吧,去问问当事人。

nightmare:@ fell

murder:@ fell

killer:@ fell

horror:@ fell

cross:@ fell

fell:cao!你们这群看戏的!

murder:哦豁,出来了。

killer:人设人设

murder:……

nightmare:所以说咋回事。

fell:……🖕🖕🖕我的初吻!tmd没了!fuck!

……

群里静默了几秒。

【哈哈哈哈哈哈】充斥了整个空间。

fell:艹!别笑了!

cross:hhhh不行了,等着我马上来!

murder:我来了!chhhhhh

killer:hhhhh我肚子疼!hhhhhh等等等,我也要来!当面说!

nightmare:……噗。

fell:这更让人生气!

horror:我就不来了,吃饭去。

cross:那不如在食堂碰面。

horror:随便。

——————

在笑出腹肌前,murder停了下来,他挑了一瓶番茄酱,往食堂走去。

食堂很大,后面有一个隐秘的金色花海,在这个季节总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盛开,说实话,murder挺喜欢那的,安静且漂亮。

但很显然有人比他先到了。

murder挑了挑眉,显然惊讶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稍微走近,murder看清了,是horror。

行吧,又睡着了。

murder习以为常。

horror的脑袋左边有伤,随身带着斧子,说实话,murder挺想知道他是怎么带到这个学校的,但现在murder有更想做的事情。

他慢慢向horror靠近,鞋子踩在花海中,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murder的脸渐渐向horror靠近,最终停在了几厘米中。

……

……

……

只见他猛然拿起番茄酱,果断拧开盖子,向着horror扇风。

于是horror瞬间睁开眼睛,“嗖”的一下站起来,向murder……手中的番茄酱扑去。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亲亲)

这是邪骨团所有人都知道的叫醒horror的方法【毕竟horror有起床气——他会用斧头砍你】

“吃饭去。”

“……知道了。”

————

“嘿!error!”学生会会长这样大喊着副会长的名字。

所有人都知道会长和副会长是非常亲密的“朋友”【ink单方面承认】

但出乎意料的,原本平易亲人的副会长竟极力否认,甚至报了粗口!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收看…… ( ̄ε(# ̄)☆╰╮o( ̄皿 ̄///)

咳咳,抱歉串台了,回去回去。

error又双叒叕听见了ink的烦人的叫声,纵使他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开口“离我远点!”

“啊啦,error,不要这么冷淡嘛——”ink拖长了调子,很快就又嬉皮笑脸的黏上去,双手甚至大胆的向error的手伸过去。

“滚!”error在他碰到自己之前躲开了,这个混蛋,明明知道自己有接触恐惧症。

“好凶哦,难搞哦,error当心找不到女朋友呢。”ink委屈巴巴的摸了摸自己缩回来的手,不知道是不是error看错了,ink在说女朋友时,眼中带有几分……淡漠?

但他很快把注意力移开,隔着衣服按住了ink的嘴,尽管不是直接碰触,但error也已经有点头晕了。“说吧,最近总是粘着我干什么?”

被error按住嘴的ink有点懵,迷迷糊糊的回了句“啊?”

error不耐烦,“你难道还会有事没事找我就为了聊个屁天?”

啊,ink真是一把杀猪刀,error以前的礼貌看来都喂了dog。

“啊,对了,我要……”ink作恍然大悟状。

却被一声戏谑的声音打断了。

“哦呀,这不是会长大人~吗?”

killer笑着,却不达眼底,一只手玩弄着刀子。

nightmare也在旁边,不过只是抱着手臂看戏。

说实话,这实在是不利于ink,毕竟二对一,error?他绝对不会帮忙,甚至会变成三对一。

这该怎么办呢?

想知道吗?

下个星期吧。

*fell用的是一设,我感觉暴躁大哥才是最帅的!星星眼。

*邪骨团成员做了一下改动,error就不放进去了,因为我看官方发现error真的是一个超温柔的骨!喜欢!

*cp的话……我觉得可能有点乱,所以先少写一点吧。

【UT】我最近在屯大货~

我最近在写校园au,但感觉有点……闲【因为一天的量少】


所以准备约文哦。


我大概找前十位评论,媳妇或者友人的话另看,还有希望有小可爱想拟写的能跟我讲一下~


😁😁😁拜托啦,不然讲鬼故事欧——


约文吧,前十条欧。


😍😘😍😘😍😘


各位低龄儿童的相遇(9)

放假啊!!!!


军训真的累😩


——


气氛开始活跃,所有人都聊着他们各自与众不同精彩奇妙的人生,有时也遭到一些人的白眼,然后再大吵一架,哄闹声这么不间断。


“嘿各位!”ink活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当然,他牵着error的手。“我找到出口了!”


没人太过在意他说的话,所有人把目光有意无意扫向他和error牵着的手。


注意到众人的目光,ink没忍住老脸一虹,吐出一口墨来。


好巧不巧喷在nightmare身上。


最怕气氛突然安静。


dream率先跑向远处。


“兄弟!我们的友谊呢!”ink这样向他惨叫。


“抱歉,你已经违反了我们的光棍条约了,散了吧。”dream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ink没忍住又吐了口墨。


“不——!!!”


哦,再次很巧的是,他吐在了梦总身上。


“……”


难得的,这两位持有相同的想法。


【让我们一起干掉他吧!】


nightmare和梦总眼神这样对视到。


当然,最后ink并没有被分尸,主要原因还是error出面劝架【干架】。


把nightmare和梦总绑到一起后,error拍拍手中并不存在的灰,转头就看见ds error闪着星星眼瞅着他。


error:“……”


ds error:超级厉害哇!学到了!


话题再转到ink发现的出口。


classic:“虽然感觉ink有点不靠谱……但总得试试。”


ink:“……喂!”


fell:“我同意,再不回去boss绝对会把我的头盖骨拆下来当球踢的。”


classic:“……”你就宠着他吧。


fell:“别这样看我,你难道不是?”


ds blue把蓝莓扔到fell那里,自己靠近ds error,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靠在他肩头“error——”


ds error抖了一下,下意识一拳打了上去。【感谢error的教导】


看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ds blue。


error沉默了一下,本着礼貌,他试探的来一句“……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旁边的killer毫不吝啬的给予了ds blue一顿嘲笑。


“你的笑声还真是一贯的恶心。”murder这样说。


“搞的你不是的,还有秀恩爱不要在我面前秀,当心我戳死你们。”killer瞟了一眼在喂horror吃肉的murder。


“切。”


“好了好了,快走吧。”ds cross这样催到,说实话,他真的不想看旁边那对人秀恩爱了,关键还有一个是自己。


“嘿,bruh,不要这么着急嘛~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


“……不了,谢谢。”他更想离开了。


要走了啊。


要分别啦。


这短暂的和平终是结束了。


在后面,dream悄悄的问月饼“还能再见的吧?”


月饼还没说话,nightmare不爽了,他用触手卷起dream,牢牢地固定在自己身边。


就像怕别人抢走似的。


月饼这样憋笑。


但下一秒,梦总把翅膀张在月饼头上,以一种护小鸡的姿势掩住月饼。


月饼无奈,啊啊,都像小孩子呢。


于是这样悄悄的藏住自己扬起的嘴角。


啊啊,再见了吧。


END


事后dream还是经常去找月饼玩,以至于nightmare经常找梦总打架【或者梦总找nightmare】


这个系列差不多就结束了,感谢大家的喜欢😘😘


希望我自己也能想出更多有趣的系列吧😚😚😚


可恨的上学!

天哪哪哪哪!


为什么上学这么辛苦啊!😭😭😭


最近上学了,手机还没发出消息就莫得了😑,抱歉啊各位小可爱😩😩😩


这次好不容易拿到一会,让我来😬😬


我可能会停更了,还有就是大概可能隔一个星期发一次【是的,我励志要写长文了!!为作文做准备😙】


还有就是……


各位好好学习啊,以后长大我们一起面个基啦~😙😙😙【表脸】


哈哈哈嗝,那以后可能就是大型网友面基场面了😎😎😎


最后我爱你们小可爱们!!!


最后的最后,偶爱你媳妇儿!!!😚😚😚 @FAWN鹿仔


😉


【dreamswap/cnm】巨龙和他的公主

*nightmare性转注意。

*ooc

我叫cross。

我是一只巨龙。

我……有了一个人类。




在我还年幼的时候,我的长辈便告诉我:每一位巨龙都会去城堡掳走一名公主。

我茫然询问为什么。

他们说这是作为龙的任务。

我时至今日都没有搞懂。

但是今天,我成年了,我想,是时候揭开我百年的疑惑了。

我的体型巨大,我的龙息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一栋建筑,我只要扇动我的翅膀,无数树木便会被拦腰截断。

我想掳走一个公主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

但事情总是出乎龙的意外。

我到达了城堡,那里有位衣着光鲜亮丽的人类女性。我想那位就是公主。

于是我又向她靠近了一点。


我的前辈们说公主是个温柔,善良,美丽的人。

但我面前这个只会尖叫,哭泣和咒骂。

这个反差真的太大了,我有那么一瞬间懵圈,连国王靠近了都没有发现。

国王:“巨龙啊,你是否是来夺取我的女儿,这个国家的公主的?”

我对面前哭的鼻涕眼泪都胡在一起的公主迟疑了。

国王见我没有回答,于是承诺:“我可以给你一箱金币,亲求你不要带走我的女儿。”

“当然也可以再给你一个“公主”。”

我很高兴,既可以掳回一个公主,又可以收获宝藏,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我同意了。

国王往旁边扯出一位女性交给了我。




是的,这就是故事的开端。

一个不美好甚至有点随意的开端。

但结局……


所以……我家里多出了一位“公主”。

但关键是,我应该如何照顾人类?尤其是人类中的公主?

不对不对,这位公主非常冷静,只是脸色有点苍白。

她被带到这里后第一句话问的就要“你会吃了我吗?”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要吃了你?”

“因为以前被抓走的人从来没有回来

过。”

“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是公主,我不会吃了你的。”最后别扭的挤出这么一句解释,我飞出去捕猎了。

我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张软垫。我想公主可没有自己这么结实。

我带回来的鹿被公主用火烤了,还被塞了不少被她称作香料的草。

我觉得我是不会碰这么陌生的食物的。

……

真香!


我给她展示软垫的时候,她明显惊喜了一下。

这让我稍微有点得意。

然后她邀请我跟她一起睡。

意料之中的,第二天垫子破了。【我的错,我睡恣不太好】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下去了。

我感觉那个在我脑内的那个问题的答案快要呼之欲出了。


有那么一天,答案来了。

她坐在垫子上,带着坚定的目光。

“cross,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nightmare?”

“我并不是公主。”

“……”我惊呆了。

“我只是一个女仆而已。”

“……”我真的惊呆了。

“……抱歉,我不是你的公主。”

“……啊,”我愣了好一会,然后摸摸头“那个,没有关系欧。”

“?”

“我想……即使你不是那个国家的公主,你是我的公主就好了。”

谢天谢地,当时我的情商终于点满了。


俗一点吧:最后,巨龙和他的公主幸福安康的生活在了一起。


我叫cross。

我是一只巨龙。

我有了我的爱人。

她叫nightmare。

END

写完啦~

祝fawn生日快乐!!!

不行我手酸,我要fawn亲亲抱抱才能好😚

在这个时候发是想让这篇文特殊。

因为鹿仔的生日!

😘😘😘 @fawn鹿仔

【ei】鱼

“我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欧。”

“那又怎么样?”

“幸好我不是鱼啊。”

“啥?”

“我的意思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啦!”

“……笨蛋。”

“嘿嘿。”

【jojo/承花】分别只是为了我们更好的相遇

嗷!刚补完第三部埃及打Dio团,花花和卖鱼强什么绝美爱情!!!

ooc预警~破烂私设一大堆。

ps:我是个Dio厨跟我想看Dio被打有什么关系?

↓↓↓↓

空条徐伦最近有点迷。

好吧,并不是因为之前狠揍了一个找茬的高年级,然后穿出校霸之名,被多事的老师叫家长。

天,当时的情景她还记得呢!

她爸竟然当着老师的面对她说:“我以为你打架会把事情做的隐秘点,我真是太失望了。”

鬼知道那老师的表情有多震惊。

好吧,虽然当时自己也挺爽的。

等等,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最近总是可以在回家的路上的钟楼下看见一个鬼!

是的是的,这很不可思议,一个鬼诶!关键其他人还看不到,这让她激动了好久,毕竟你想想【震惊!一普普通通校霸女子竟看见了鬼魂!】

妥妥主角开头嘛!

好吧,她真的想多了,她只能看见这一个。(她才不会说她偷偷在房间练习过如何见鬼。)

日子不会经过你的同意就停下的。

那个鬼魂慢慢在徐伦的生活下变成了习惯。

也让徐伦的好奇心日复一日的增强。

让她终有一天想了解那个鬼魂。

你可能会说会有危险。

但空条徐伦是谁?

是徐哥!那个拳打高年级,脚踢熊孩子的大哥大!

她连她爸都没怕过!

所以这一天傍晚,空条徐伦一把把包搭拉在背后,以一种非常霸气的姿势向他靠近了。

其身形之不良仿佛能吓哭一群小屁孩。

近了近了!

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差几部!

待那位幽灵先生茫然抬起头(他是坐着的),徐伦已经近在眼前了。

“ko no 空条徐伦 da!”

那位先生愣了,似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精致的脸有那么一瞬间扭曲了一下。

“ko ……ko no 花京院典明……da……”

在徐伦充满“和善”的眼神中,这位花京院先生“柔弱”的吐出最后的“da”

一番交谈之后。

“哦哦,所以花京院先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嗯,而且我什么都忘了,只记得要找什么人。”

“这样啊……我想那个人一定是花京院先生很重要的人吧。”

“大概吧……那徐伦呢?”

“这个嘛……没有吧。我跟你说,我最讨厌的人就是我老爸。”

“?”

“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跑到世界各地,在我高烧的时候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我甚至以为旗鱼才是他女儿了……”

徐伦就这么抱怨着,而她旁边的人就这么静静的听着。

“抱歉啊……”她突然停下来“我说得太多了吗?”

“没有啊。”花京院这样说着“我很高兴你能这样把烦恼说给我听。”

徐伦又忍不住打量了一下他,一身墨绿色的学生装,绯红色的双眸,及一个嗯……不错的刘海。

花京院先生还是学生吧……

等等!他的刘海刚刚是不是动了!

“啊,天色不早了啊。”

“说的也是呢,快点回家吧,你家人会担心的。”

“那个榨老爹才不会管我……”徐伦这样嘟囔着,却还是起身向家的地方走去。

“徐伦!”花京院叫住她。

“什么?”徐伦回头。

“谢谢你。”花京院这样笑着,在她的额头刻下一吻,带着美好的祝福。

花京院先生在月色朦胧之下,显得那么不真切。

次日。

无论徐伦怎么寻找,那身影也不再出现。

这可真是遗憾。

徐伦这样想。

昨天那个渣老爸刚刚回来,还想介绍给花京院先生认识一下呢。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天。

徐伦偶然在空条承太郎的房间看见了花京院先生的照片。

空条徐伦沉默了。

空条徐伦停止了思考。

空条徐伦突然动了。

她冲进空条承太郎的书房扑向了空条承太郎正正好好让承太郎的嘴撞上了她的额头。

emmmm

虽然额头有点痛,但算是圆了花京院先生的想法吧。

嘴痛的卖鱼强:???

感谢所有关我的小可爱们!(◍ ´꒳` ◍)
真的非常感谢所有人的支持!
满100了真的非常开心(*^ワ^*)
非常欢迎点梗!_(•̀ω•́ 」∠)_
有点紧张哈哈哈ヽ(•̀ω•́ )ゝ

各位低龄儿童的相遇(8)

乘现在有空多更点。


↓↓↓↓


Q:两只dream在一起会怎么样???


会爆炸。(悄咪咪:尤其两只nightmare夹在中间的话。)


“这就是我的原身?”梦总仔细端详着dream的面容,最后无视“弱爆了。”


dream:“……”


nightmare觉得有点愤怒,即使自家老弟的确蠢的一匹,但也不是其他人可以骂的。


“他的确很弱,但总比你那边的nightmare好多了!”


月饼/dream:“……喂!”


“你有什么资格证明!明明是我那边的比你好!”


“哈?你个鸡翅膀!别以为长了个翅膀就因为自己很流弊,小心我把你拔秃!”


“你还有脸跟我讲?你怎么不看看自己你个四爪章鱼!”


互相伤害,高手过招。


月饼和dream对望:“真是辛苦你了。”


“哪里,我觉得你才艰难。”


“我突然有点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找ink?”


“当然了。”


dream和月饼双双达成共识,准备脚底抹油开溜时,nightmare和梦总抓住了他们。


“你们想去哪啊——”


异口同声的威胁。


最后当然是一个单手抱,一个双手拖着互怼。


哎,心累。


不过这样也挺好。


待续


啊啦,终于dream和月饼饿了去找ink是因为ink能用画笔画出食物啦,咳咳咳,想歪的给我去面壁思过!